古稀老人 孝爱无疆

——记原江西省永修县柘林邮政分局邮递员陈永忠
发布时间:2016-07-13
分享到:

  陈永忠

  

  陈永忠(1939年—2014年),男,汉族,原江西省永修县柘林邮政分局邮递员,退休职工。

  1994年,陈永忠叔父病逝,79岁的婶婶夏光兰想到自己无儿无女、孤苦伶仃,买来安眠药准备结束生命。陈永忠发现后,动情地说:“叔父去世,还有我照顾你,我就是你的亲生儿子,我会尽心照顾好你的生活。”他把婶婶接到自己家中,像服侍亲生母亲一样照料老人。一位古稀老人,以侄儿的身份悉心侍奉瘫痪婶婶17年,尽“亲生儿子”的孝道,陈永忠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传承了中华民族敬老孝老的传统美德,谱写了人间真情佳话。

  陈永忠同志2010年入选中国好人榜,当年7月份被评为孝老爱亲好人;2011年被评为“全国孝老爱亲之星”、第二届全省道德模范……2011年荣获第三届“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提名奖”。

  古稀老人 孝爱无疆

  ——记原江西省永修县柘林邮政分局邮递员陈永忠

  2012年7月4日早上6时许,一位名叫夏光兰的老人寿终正寝——以97岁高龄驾鹤西去。夏光兰唯一的亲人、侄子陈永忠,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之中。伤心之余,陈永忠通知了两个女儿全家,请来了亲朋好友为老人料理后事,按照当地的风俗,为婶娘举行了较为简朴的葬礼。陈永忠手捧婶娘遗像,披麻戴孝,送老人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自婶娘走后,也许是精神上放松了,没有挂念了,尤其是长期的生活习惯被打破,他一直力扛的身体状况也是每况愈下,除了每天清晨勉强支撑身体到堂前对着婶娘的遗像叨叨,大多数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终究不过两年,2014年,75岁的陈永忠也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在弥留之际,他以微弱又清晰的声音留给了这个世界最后一句话:“我可以到天堂里为婶娘尽孝了!”

  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人,竟对仙逝两年的婶娘如此惦记,个中情由,真是说来话长了。

  “我就是您的亲生儿子”

  陈永忠是永修县柘林邮政分局的退休职工,生于1939年12月。1994年他在叔叔去世后,以一己之力,侍奉没有血缘关系的高龄婶娘夏光兰整整19年,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传承着中华民族爱老敬老的传统美德。

  陈永忠的家是单位宿舍一处三室一厅的房子。走进去一看,满眼都是一些老式陈旧的橱柜桌椅,款式过时的家电,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整间屋子窗明几净,收拾得非常整齐,地板也拖得干干净净。

  夏光兰老奶奶,居住于主卧室。她满头华发,穿着素净,戴着一幅黑框老花镜,90多年的时光给她的脸刻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精神好的时候,她喜欢坐在窗户边探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不舒服的时候,老人家不愿意说话。但是谈到陈永忠,她总是很激动,喃喃地说:“我眼睛也花,耳朵也听不见,腿又走不动,要不是侄儿,我早不在了。”

  1939年,陈永忠生于河南罗山。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父亲将他送到已在永修安家落户的叔叔家。1915年出生的夏光兰老人,1933年与陈永忠的叔父结婚后,一直没有生育。他们将陈永忠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在他们的照料下,陈永忠求学、工作、成家,在永修落了户。

  1959年,陈永忠进入永修邮电系统工作,从事过营业、分拣、投递等多个岗位。1986年,为了照顾叔叔婶娘,他申请回到了柘林工作,一直到1992年退休。1994年,陈永忠83岁的叔叔病逝,时年婶娘79岁。在陈永忠心里,叔叔婶娘早就是他自己的爹娘,“你一个人怎么生活呢?年纪这么大了,没有其他的亲人,又没有生活来源,只有跟我在一起,我们苦就苦在一起。”1994年8月份,陈永忠把婶娘接到了家中照顾。

  因妻子1976年已去世,陈永忠一直没有再娶,两个女儿也早已出嫁,把婶娘接过来后,里里外外的一摊子事全落在陈永忠一个大男人的肩上。他既当儿子又当儿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婶娘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起初一个月里,婶娘情绪很低落,不爱多说话,经常往外跑。一天,陈永忠去婶娘房间拿钱买菜,在柜子里发现了一包安眠药。陈永忠心里一惊,原来婶娘这些天一直在攒药,意识到婶娘的意图后,陈永忠心里难过极了,他想一定是因为自己照顾得不好才让婶娘有了轻生的念头。冷静下来后,他对婶娘说:“婶娘,叔父不在了,还有我呢,今后我就是您的亲生儿子,我会尽心照顾好您的!如果我做得不好,你要跟我说。我们在一起生活,有好的吃好的,有歹的穿歹的。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见到陈永忠恳求的语气,婶娘也很后悔自己的行为,此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陈永忠退休早工资不高,多年来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并不富裕,也没有留下多少积蓄,但婶娘平时有什么要求,总是尽量满足她。老人家早上醒得早,陈永忠就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去菜场买菜和早点,7000多个日子里,在永修县柘林邮政分局宿舍到菜市场的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中等个头,偏瘦,头发花白,手持拐杖,步履蹒跚,遇到熟人也是轻轻柔柔地打招呼。婶娘爱吃肉,陈永忠每个星期都会买上一两次,炖得烂烂的,自己却舍不得吃。婶娘年纪大了,吃不下饭,陈永忠就每天中午做个汤,给她开胃。怕老人家在家闷,就经常扶着老人出去找老邻居聊聊天。洗衣洗被,端茶送水的更不在话下。在陈永忠的精心侍奉下,婶娘的心情逐渐好起来了,对陈永忠变得十分依赖。有时候陈永忠去收拾菜地,耽误了回来的时间,婶娘看不到他,心里就会很着急,等他一回来就冲他发火,陈永忠总也总是乐呵呵地跟她解释一会儿。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婶娘从最初的勉勉强强到逢人便夸:“我侄儿对我好啊,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我是有福份啊。”

  最初的几年,婶娘身体还不错,基本生活都能自理。一日三餐,粗茶淡饭,陈永忠就这样守着婶娘,时光在平平淡淡的日子中过去了。2005年3月的一天,90岁的婶娘出门,下台阶时不慎摔倒,导致左大腿粉碎性骨折。这可把陈永忠

  急坏了,他赶紧把婶娘背到医院,跑前跑后张罗着找医生诊治。由于老人年事已高,医生不敢为她动手术,在医院住了近一个月的院。在这段时间里,陈永忠日夜守护在病床前,一个人忙里忙外给婶娘打水喂饭,自己却消瘦了不少。出院后,整整一年多,老人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陈永忠照顾得更周到了,除了买菜做饭,他一步不离开婶娘的病床。细致地给老人煲骨头汤,端水喂饭,擦洗身子,洗衣换被。开始婶娘不让陈永忠端屎端尿,特别是不让他帮助擦澡换衣,但陈永忠对她说:“婶娘,我都不怕脏,你还顾及什么,你就当我是亲生儿子吧!”为了不让长年卧床的婶娘生褥疮,陈永忠每天给婶娘擦两次身子。卧床一年多,婶娘从没生过褥疮。连医生都说:“我诊过很多像你婶娘这样的病人,但很少见到像你护理得这么好的。”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婶娘卧床一年多,从没生过褥疮,骨折的腿也顺利愈合了,还可以自己下床活动,但行动还是不方便,陈永忠便给婶娘做了一个坐便椅,这样自己外出买东西时婶娘就不用艰难地挪到卫生间去方便了。他在屋里摆放一张一米高的凳子,让婶娘扶着凳子自由活动活动,他还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一辆旧轮椅,天气好的时候,就搬出轮椅推着她出去散散步。

  婶娘年纪大了身上的毛病也多了起来,三天两头出现头疼脑热,还时时伴有胆结石、白内障和心脏病发作,每次婶娘一生病,年过七旬的他总是吃力地将婶娘背到医院,忙里忙外找人给老人检查身体。婶娘一住院,他就要把便桶、轮椅、扶手的凳子等全部搬到医院,尽最大努力满足老人的生活起居。在这19年里,陈永忠自己也记不清在家与医院之间往返了多少趟。多年的悉心陪护,陈永忠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夜里只要婶娘房间有些动静或喊他了,他立马就会醒来。自从婶娘自理能力变差后,陈永忠的时间安排得更紧了,加上自己年纪大,做事动作慢,整天都忙得团团转,家里的事让他根本抽不开身。但是他不管有多忙,身心感觉多么疲惫,有一件事情必须要经常做到的,那就是婶娘的卧室卫生,在婶娘的房间里,一直保持着窗明几净,衣被整洁,里面没一点异味。2012年3月,家在南昌的女儿得了一个孙女,虽然当了太外公很开心,他却很少有时间去看一看曾外孙女。

  “我给菩萨作揖,希望他好好的”

  谁都不曾想到,在婶娘幸福晚年的背后,陈永忠的生活又是多么的艰辛。为了照料好婶娘,他小病拖成大病,一病拖出多病,落得腰椎间盘突出、膀胱炎、脑梗塞、前列腺肥大、小肠疝气等多种疾病缠身,先后动过三次手术,经过住院治疗,但疗效甚微,并落下了头疼脑涨、腰痛背驼、尿失禁等严重症状,尿不湿、拐杖成了他随身携带的物品。可是为了省钱,他很少舍得花钱去医院,每天买菜的路上顺便自己上山挖点草药煎了喝。婶娘很担心他,每次吃肉的时候都会叫陈永忠多吃点,因为她觉得肉吃了对身体好。“他身体不好,我又照顾不了他,我天天担心他,我给菩萨作揖,

  希望她保佑我侄儿好好的。”婶娘的话语很急切,对侄子的担心表露无遗。

  2011年10月,陈永忠脑梗塞严重,基本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在婶娘的再三催促下,他不得不到九江市住院。住院之前,他提前把婶娘送到南昌让女儿照料,尽管女儿照料周到,但婶娘总是吵着要回来。病情稍微有所缓解后,2012年2月,陈永忠就把婶娘接回了家,又恢复了10多年习惯的生活,每天早上,陈永忠总是5点半起床,收拾好家务之后,6点半拄着拐杖,拖着摇摇晃晃的病体到菜市场购买老人喜欢吃的各类蔬菜和早餐食品,不论刮风天雨雪天,他从不间断,自己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基本用于老人生活开支。

  在陈永忠的悉心照料下,老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度恢复到多年前的样子,但终究“岁月催人老,半点不饶人”,2012年7月4日早上6时许,陈永忠同往日一样来到婶娘床前帮其起床,不料,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婶娘半夜突患心肌梗塞安详离世。看到老人安详沉睡的样子,陈永忠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伤心之余,陈永忠通知了两个女儿全家,请来了亲朋好友为老人料理后事,按照当地的风俗,为婶娘举行了较为简朴的葬礼。发丧仪式上陈永忠手捧婶娘遗像,披麻戴孝,送老人走完最后一程。

  自婶娘走后,长期的生活习惯被打破了,也许是精神上放松了,没有挂念了,他一直力扛的身体状况也是每况愈下,除了每天第一件事勉强支撑身体到堂前对着婶娘的遗像叨叨,大多数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终究不过两年,2014年,陈永忠也追随婶娘走了,邻居们说,他走的那天气色很好,神态安详平和,无牵无挂。一个耄耋老人,倾其一切物质和精神报答养育之恩,倾残疾身躯之全能诠释人间的真情大爱,用丹心铁血誊写了传承中华传统美德的颂歌。

  结语

  永忠与婶娘的故事,说起来都是些平常平常的端汤倒水、送医服药、晨祈晚祷的琐事细事家务事,但19年如一日尽孝始终尽心始终尽责始终,就不是一般人所能为了!

  在现实社会中,不念亲情,父子对薄公堂者有之;有悖伦理,大逆不道弑母者有之;毫无孝心,视父母为理所当然的保姆者有之;不感恩报答,啃老、坑老者有之;不关心老人生病伤痛,厌烦、言语伤老的有之;明明是老人名下的新房,硬要挤占,让老人住旧房有之;遇老人的房子拆迁时,将自己的旧房与老人调换有之……这一切的现实,完全谈不上传统的孝贤美德,更与建设和谐社会背道而驰。但是依然有像陈永忠这样的好人,用人间的大爱,诠释着生活的真谛;用人间的至孝,显示着超越平凡的高贵。

  尽孝是在洗涤净化人的心灵,这个过程有种美感。人到晚年容易孤独寂寞,儿女送去一声亲切的问候,就能带来老人一阵欢喜,经常带着孙男外女回家看看。女儿下厨烧两道老人可口的小菜,儿子多陪老父亲喝杯小酒侃侃大山,女儿多陪老妈唠唠家常。当今社会的人们为了生活和工作,起早贪晚的参与竞争和创业,使对老人们的“朝仰暮敬”成为了一种奢望。其实,尽孝也很简单,有时尽孝并不需要投入多贵重的成本,只需要奉献出那份朴素无华的浓浓的人性和亲情。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尽孝是种境界,尽孝是种美德,尽孝是不能等待的,尽孝是天长日久的细微积累。人生不要留下“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尽孝是什么?其实,尽孝是人性良心的一个形式表现,是人性坦诚对恩情回报过程的一个诠释。

  孝老爱亲不仅是人类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最美好的道德,也是中华民族千年不衰的美好传统。敬老爱老的美德是黑夜里的一盏灯,是寒冬里的一把火,是沙漠中的一泓泉,是久旱时的一场甘霖,是老人需要帮助时,伸过来的一双温暖的手;关爱老人,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一杯水、一碗汤,点点滴滴见真情;一件衣、一床被,丝丝缕缕连爱心;一句话、一杯酒,时时刻刻有温馨。

  天公地道,人都会变老。今天,我们这一辈以身作则尽孝,将成为下一代继承孝贤美德的典范。明天,下一辈也会同样的尊敬孝顺我们,所谓一代还一代,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自古至今,孝道最大;不孝,天理不容。大家都做到尽孝了,那么家庭就其乐融融,不悦的事情就会很少发生;当你身心和谐的时候,家庭就会和谐,家庭和谐了,社会就会稳定。那么,中华优良的传统美德就会生生不息地延传下去,中华民族就会走向繁荣富强,国泰民安,小康社会就会更加和谐美好。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