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班邮路上的忠诚信使

——记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邮政分公司邮递员王顺友
发布时间:2016-07-08
分享到:

  王顺友

  

  王顺友,1965年出生,男,苗族,中共党员,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邮政分公司邮递员。

  1985年10月从事投递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坚守艰苦的工作岗位,全身心奉献给木里藏区人民,忠诚履行邮政普遍服务义务。30多年来在雪域高原跋涉了26万公里、相当于走了21趟二万五千里长征、绕地球赤道6圈,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2000年当选四川省邮政部门劳动模范,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3年被评为四川省邮邮政部门“树、创”活动最佳优质服务先进个人;2005年当选“全国邮政系统劳动模范”、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感动中国”人物,并于同年10月19日,在瑞士伯尔尼万国邮联行政理事年会走上万国邮联演讲……2007年荣获首届“全国敬业奉献道德模范”。

  马班邮路上的忠诚信使

  ——记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邮政分公司邮递员王顺友

  

  木里藏族自治县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紧邻青藏高原,群山环抱,地广人稀,平均每平方公里9个半人,全县29个乡镇有28个不通公路、不通电话,以马驮人送为手段的邮路是当地乡政府和百姓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通道。苗族职工王顺友就是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邮政局(现中国邮政四川木里分公司)的一个邮递员。

  踏上艰苦的邮路

  1985年,走了24年马班邮路的父亲,把手中的马缰绳交给了儿子王顺友,对他说:“我老了,不行了,走不动了,这个班今后就交给你了。”父亲退休以前,一直负责县城至白碉乡、三桷桠乡、倮波乡以及县城至卡拉乡的马班邮路。两条邮路往返里程584公里,月投递班期为两班,一个班期14天,每月有28天要奔波在邮路上。从此王顺友沿着父亲的足迹,日复一日开始了对584公里邮路的一次次跋涉。

  这里地处高原褶皱带,邮路山高路险,气候恶劣,“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是最形象的描述。途中翻越到海拔四五千米的察尔瓦山时气温降至零下十几度,寒风刺骨,进入海拔一千多米的雅砻江河谷时,气温又骤然升高到四十几度,闷热潮湿。沿途难遇一户人家,没人能替他分担这近乎残酷的艰苦,邮件一肩挑、困难一人扛。当万家灯火、家人团聚的时候,王顺友只能一个人蜷缩在山洞里、树坑下或露天草地上,与马相伴而眠。到了雨季,他几乎没穿过一件干衣服,赶上下雨只能裹着雨衣在雨水中躺一夜。冬天一身雪,夏天一身泥,饿了就啃几口青稞面,渴了只能喝几口山泉水或吃几块冰。几十年如一日风餐露宿,喝酒驱寒,王顺友的身体一堆毛病,胃病常年伴随他,心脏、肝脏、关节经常受到病痛的折磨。岁月的蚕食,野外的奔波,王顺友脸色黝黑,眼窝深陷,皱纹有如刀割,爬满了消瘦的脸庞。

  除了极端恶劣的气候和艰险的道路,最难以忍受的是心头的孤独。在路上,白天常常走上一两天见不到一个人。到了晚上那么大一座山就只有他一个人,四周静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能感觉到的只有风声、水声和野兽不时的叫声,有时候不经意间触碰出一点响动都会让他惊魂失魄。恶劣的环境摧残着他,也磨炼了他的意志,在这里也许没有人比王顺友更乐观,实在忍受不住孤单寂寞,他就跟马说说话或者亮开嗓子纵情地高唱:“月亮出来照山坡,照见山坡白石头。要学石头千年在,不学半路丢草鞋……”

  禁受住这绝无仅有的苦难,这个个子矮小、干瘦、背驼的“男子汉”以顽强的毅力,坚守投递工作几十年,在充满孤独寂寞和艰难险阻环境里,月均投递报刊3820份,杂志765份,函件1570份,包裹23件,印刷品360件,没有误过一个投递班期,没丢失过一个邮件,为大山深处各族群众架起了一座通向外面世界的“绿色桥梁”。

  英雄“王大胆”

  海拔4800多米的察尔瓦山是邮路的必经之地,气候恶劣,空气稀薄,道路险恶,行走困难,一个人走在这里既有高寒缺氧体力不支的危险,也有野兽出没遭受袭击的可能。当地人走这条山路一般都要等待马帮结伴而行,只有王顺友要赶时间送邮件总是独自一人风雪无阻地行走在这条路上,露宿在荒山野岭,熟识的村民送他一个外号“王大胆”。 “王大胆”的胆量已经被考验了无数次。

  2000年7月的一个傍晚,王顺友跟往常一样匆匆行走在送邮的山路上,翻过察尔瓦山途经树珠林场时,突然从树林中跳出两个劫匪,挡住了他的去路,瞪着眼凶狠地冲他叫喊:“把钱和东西交出来” 。面对匪徒,王顺友没有胆怯,他本能地向前跨出一步,用身体挡住驮在马背上的邮包,大声喝道:“我是邮局的邮递员,是为党和政府服务的,我的工作就是为乡亲们送信,为乡亲们传送消息。你们要钱,我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说着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柴刀,死死地盯着劫匪。做贼毕竟心虚,两个匪徒见他一身正气,没有丝毫胆怯,话语中透露出一股钢铁般的威严,手里还握着刀子,一下怔住了。王顺友趁匪徒愣神的工夫,翻身上马冲了过去,保证了邮件的安全。

  接触王顺友的人常说他有一种“英雄情结”,王顺友爱看电影,特别爱看关于英雄的电影,最佩服《英雄儿女》中的王成。他说:“王成和我一个姓,他不怕死,为了党的事业,命都敢丢。我要是生在战争年代,我一定会去当兵,为人民冲锋陷阵。现在没有打仗的机会了,把信送好就是为党做事。人总有一死,如果为工作而死,值得。”

  邮包就是生命线

  木里藏族自治县到处都是高山峡谷,崇山峻岭,交通条件又十分落后,有的地方过河要使用羊皮伐子,有的地方沿用古老而原始的溜索过河,这给本已艰苦的邮递工作带来更多的困难和不便,对此王顺友有切实的感受。

  1988年7月的一天,王顺友往倮波乡送邮件来到雅砻江边,当时这里还没有架桥,过江用的是溜索。他跟往常一样把马匹寄养在雅砻江边的一户人家,用塑料袋包裹好邮包,背在背上,把绳索捆在腰上,搭上滑钩,向江对面滑去。快滑到对岸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挂在溜索上的绳子突然断裂,他大叫一声从两米多高的空中狠狠地摔下去,万幸掉在了沙滩上,但邮包却划过手臂甩进江中,顺着江水抖动着向下游漂去。王顺友疯了一般,不识水性的他顺手抓起一根树枝跳进冰冷的水中,拼命地打捞邮包,等他手忙脚乱地把邮包拖上岸后,人也一下子瘫倒了。岸上有人看到这惊险的一幕,连说他傻,为了一个邮包命都不要了。可大家怎么知道在王顺友心里邮包就等同他的生命。为了赶路程,他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忍着扭伤的疼痛和湿漉漉的衣裤,背起邮包继续他的行程。每次经过这里他总有些发憷,假如……回想起来有些后怕,但当时他顾不上想那么多,每当邮路上遇到危险时,他脑子里第一个闪现的总会是邮包,义无反顾地捍卫邮包的安全。

  意志越来越坚强

  王顺友送县城—倮波的邮件,要路过一个叫“九十九道拐”的地方,所谓“九十九道拐”就是拐连拐弯连弯。这条由马帮踩出的羊肠小道远远望去就像捆缚大山的一条绳索,缠绕着悬崖峭壁盘旋爬上山顶。人走在这深不见底的天梯上,“不寒而栗”、“绝望”这些恐怖的字眼会自然闪现,头顶上怪石嶙峋,脚下是万丈深渊的雅砻江水,仰面看天也只有簸箕那么大。蹒跚在这狭窄的山石缝隙间,马的粪便会直接落在后面的马和人身上,想要躲避也难,跟在后面的人只能看见前面马的半个身子和尾巴,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马摔下翻滚咆哮的雅砻江里。为了保证邮件的安全,每次到这里时,他总是小心翼翼地攀爬过去。

  1995年5月的一天,王顺友像往常一样,送邮到了“九十九道拐”,马在前面慢慢的行走,他一步步跟在后面,眼看就要走出“九十九道拐”了,冷不丁一只山鸡飞了出来,吓得马乱踢乱跳,情急之下王顺友窜上去伸手想拉住僵绳,谁知他刚一接近,受惊的马突然抬起后蹄朝他踢来,正好踢在他的肚子上,他眼前一片恍惚,下意识地双手抱紧肚子一下子蹲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滚了下来,他紧咬牙关锁紧眉头,过了好一阵,心绪才平静下来。他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牵着安静下来的马继续他的送邮之路。几天来,肚子的疼痛不断加剧,他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实在挺不住了,就倒在地上躺一会儿,直到坚持把这班邮件全部送完。这次出行马虽然误伤了他,但他不会责怪它,漫长的邮路上马是他的唯一伙伴,与他“聊天说话”,是他朝夕与共的“亲人”,他们一起忍受孤独、寂寞和劳累,如同他的另一半生命。

  回到木里县城,王顺友实在忍受不了了,他拖着羸弱的身体来到木里林业局医院,经过检查才知道,自己的肠子被踢断裂了,由于耽搁时间太久,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如五雷轰顶,躺在手术台上王顺友的大脑一片空白。冷静下来后他想了很多,新来的邮件怎么办?乡政府还在等着他送去的报纸,乡亲们见到他欢天喜悦的情景也在眼前晃动。孩子还那么小,一个7岁,一个刚5岁,妻子至今还跟着他吃苦,他们太可怜了。“我不能死!”王顺友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坚定的信念,感觉到肩负责任的神圣,提振了站立起来的勇气。

  在医院的奋力抢救下,王顺友的生命保住了,但也留下了终生的遗憾,肠子截掉了一节。“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他毕竟是个凡人,在切肤之痛的打击中,也有过回家种地的念头,哪怕穷一点,能每天守着老婆孩子享受天伦之乐,何必遭受这又苦又累孤独危险的生活。这时父亲坚守清贫的身影、乡政府领导期盼的目光又浮现在眼前,仿佛在催促他赶紧站起来。

  父亲王友才1955年在木里参加剿匪,1960年到木里县邮电局工作,每天就行走在交给王顺友的这两条邮路上。那个时侯没有马,父亲只能靠自己背着邮包走,遇到天寒,就背着几十斤的邮包在没腿的雪中走;过河的时候,就把邮包顶在头上蹚水过去;在山顶上的时候,背着几十斤的邮包走几步歇一歇,嘴里常起血泡。那么苦那么累,父亲都没有说灰心的话,如今条件改善了,自己怎么能忍受不了呢?想着父亲过去的事,想着乡亲们盼望邮件的那种心情,想着乡亲们如果一个月看不见他,会认为“党和政府不管我们了”,他就鼓起了勇气,勇敢地坚持了下来。

  老百姓的忠诚信使

  倮波乡是王顺友马班邮路的终点站,既不通公路,也不通电话。这条邮路,除了雪山、峡谷,就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由于路途遥远,条件艰苦,乡里的干部外出办事,或者是到县里开会,都是骑马,很不方便。

  王顺友就像摆动的时钟按期行走在这孤独的邮路上,对他的艰辛老百姓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在马班邮路上,沿途很多老乡遇见王顺友,都会非常热情地招呼他歇歇脚喝口热水。从当地百姓热情的关照里,王顺友也深深感受到自身的价值。一次王顺友把邮件送到倮波乡政府,就在他牵 [IMG_257] 马掉头的时候,看见乡干部正翻阅着报纸说:“西部大开发太好了,这下子木里的发展要加快了。”一份报纸、一封邮件、一个通知在这重重大山里面是何等重要,在这朴实敦厚的乡亲们手里又是何等珍贵。倮波乡党委书记常说,千万不要小看了老王的工作,他是传播党的方针政策的信使。我们做基层工作的,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上级的安排部署,如果没有党报党刊解读指引,我们怎么可能给老百姓讲得清楚,离开了王顺友,我们的工作还真干不好哩!

  乡亲们把王顺友送来的报纸、杂志和家书,翻来覆去地看,一遍一遍地读,就连报纸缝里的字也一字不漏,直到翻得破破烂烂。王顺友带来的不仅是生活上的方便,更多的是给大家打开一扇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大家经常等、盼王顺友,就像等自己的亲人一样。在乡亲们的眼里,王顺友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他不管到了什么地方,总是邮包不离身,白天要背在身上,晚上枕在头下睡觉。每次到了乡政府,他带来的邮件,早已按村组分得清清楚楚,眼看着乡文书或乡领导签字盖章验收才算放心。途中如果遇到雨雪,他会用雨衣一层层包住邮包,然后再设法解决自己的寒冷。

  1998年8月,木里遭受了百年罕见的暴雨和泥石流袭击,进入倮波乡的大路、小路全部被冲毁,几条河上的简易小桥也被洪水卷走了。整个倮波乡几乎成了与外界隔绝的孤岛,受灾的情况也只能通过电台向县里汇报。按规定,这种情况王顺友可以不跑这趟邮班,但是当从邮件中看到两封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便坐不住了。他清楚地知道对于山里的孩子来说,这两份通知书意味着什么,他二话没说整好邮包就上路了。正当倮波乡的领导蹲在河边商量如何恢复交通的时候,王顺友来了。他浑身沾满了泥巴,裤脚高高挽起,蹭破皮的腿上鲜血还不断地渗出,和着泥水往下淌,额头上也肿起了一个大包。大家都关切地迎上前去,他来不及说话,忙着把马背上的邮包拿下来。一个30多斤重的邮包用塑料布严严实实地包了好几层。费了好一会儿功夫,邮包打开了,里面的邮件干干净净、完好无损。

  邮路有形服务无边

  王顺友的确是大山里离不开的人。有他的付出,乡亲们能更多地感受到大山外面的温暖。在王顺友身上,走一路带去一路温暖的事很多很多,他也许自己根本感受不到,可邮路上的干部群众却一桩桩、一件件都记在心上。

  1997年,从县城到倮波乡的中间站--白碉乡的公路全线贯通,乘车只需要4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王顺友完全可以改道走公路直达白碉,可他依然牵着骡子翻越雪山,去走那条多上两天路程的邮路。有人想不明白问他:“王顺友,你傻呀,有近路不走为啥要走远路?”他却说:“走近路,对我来说是要省力,可雪山下那些托我带信、带包裹的乡亲们怎么办?为了大家方便,我多走点路算不了什么!”看着他日夜劳累疲惫的样子,乡干部们也很不理解:“你就把邮件放在乡上,让他们自己来取吧。”可王顺友却坚持自己的做法,因为他把看似简单邮递工作解读得更加深远。

  倮波乡的高山上有两个村,离乡政府有几十里路,为减轻乡政府的负担,使这两个村的乡亲们能尽快收发邮件,王顺友每次都要绕道多走七八个小时。这里年轻人多外出打工,家里留下的是一些老人和孩子,大多都不识字。王顺友每次到这些里投递邮件,乡亲们总会请王顺友当面把信打开,念给他们听。如果需要回信,他还会拿出纸笔帮人写好封上,邮路上也总有老乡拿着信件等待他顺便捎出去,但很多老乡并不知道寄信是需要付邮资的,对于家境困难的老人,他会乐呵呵地爽快接上,自己掏钱将信件寄出去。这么多年来,王顺友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到底为邮路上的乡亲们垫了多少邮寄费和邮票钱。

  王顺友不仅顺路“收发”沿途村民的信件,而且还经常帮他们捎带生活生产用品,对于生活极度困难的村民他有时还掏钱贴补。有一次,倮波乡的一个村民托王顺友从县城带一个电视稳压器,王顺友花了150元钱买好给他带去。可是,这位村民摸遍了全身只凑够了50元,看到村民贫困艰苦的日子,剩下的钱王顺友再也没有提起过。老乡们平时与外界联系常常仅仅是买些盐巴、茶叶,而就这点东西也得在大山往返几天,为此他每次走邮路便装上一些盐巴、茶叶,山里人谁需要,就递上一包。好事做多了,乡亲们都说王顺友是雷锋。对于这样的褒奖,他会谦虚说:“我比不上雷锋,我只是向雷锋学习。”

  惦念小家心系大家

  王顺友有三个家,独自走在邮路上,和马儿、乡亲们是一个家,在白雕乡的父亲家算是一个家,与妻子儿女的家更像是一个“名义”上的家。

  在邮路上的“家”里,沿途到处有“真诚的亲人”。王顺友为人善良厚道,真心帮助乡亲们。乡亲们也都把王顺友当成自家人,算算送邮件的时间快到了,都会不由自主地向小路上张望。树上果子熟了的时候,王顺友的口袋里,总有乡亲们塞给的几个水果。路边的简易小卖部里,也总有特意为王顺友准备的他喜欢的索玛、大前门香烟。送邮要翻山越岭,时间长,糌粑面中途吃完了,热情的藏民会主动借宿供饭,让王顺友感受“家人”的温暖。               

  一年的一个冬天,王顺友路过一个小店,突发疾病倒下了,看着乡亲们急需的邮件,他心急如焚,喝了一杯热水便拖着病体爬起来,别人劝也劝不住。店主邱拉坡放心不下,把小店交给家人,陪着生病的王顺友一起走了6天,直到完成这次邮班。每当提到这件事,王顺友总说,这么多年来,要是没有乡亲们对我的照顾和帮助,我王顺友可能早就死在这条邮路上了……

  有一年秋天,国家组织为老少边穷地区白内障患者免费实施复明手术的医学专家来到木里,木里县残联的同志把通知书交到王顺友手上,希望在专家离开木里之前尽快通知到倮波乡的患者。当时他的胃病发作的很厉害,可他什么也没说,背起邮包,抓起胃药,拉起马就上路了。为了赶时间,他几乎一路急行军,没有吃过一顿安稳饭,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只要两条腿能动,他就不停歇地走。结果,平时7天的路,他只用了4天就赶到了。当他伸手递上通知的一刹那,病痛和过度的劳累彻底把这个坚强的硬汉子击垮了,他两手紧紧地抱着肚子,身体用力蜷缩着,脸色苍白得跟纸一样,冷汗爬满了额头。

  当天晚上,专家来木里的消息传遍了倮波乡的每一户人家,王顺友为送通知病倒的消息也很快传开了。第二天一大早,乡政府附近的群众、那些等待治疗白内障的病人和家属,纷纷跑到卫生院去看他。一位双目失明的藏族老阿爸,让人搀扶着来到王顺友的病床前,手里拿着几个鸡蛋,眼里噙着泪水,嘴里反复念叨:“王顺友,好人!好人哪……”

  王顺友一心扑在事业上,然而那个一年住不上20几天的妻子儿女的家,却总有这个硬汉子时刻放不下的割舍。在木里县的一个半山腰上有个两户人家的小村落里,住着王顺友的妻子和女儿,儿子王银海因为家里离学校太远,住在学校。“我们接触的时间太少了,每次来学校,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话说,他问我你这几天学习怎么样,老师对你还关心吗,他问我一句,我就答一句,其余的什么话都没有”。在儿子的印象里,父亲就是一个与旁人没什么区别的普通的熟人。

  王顺友的家里有三亩地,三头牛,十几只羊。女儿王小英为了帮助母亲操持家里的生计,上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对此他总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妻子韩撒瘦弱多病,以坚强的意志支撑着家。在与别人交谈中韩撒流露:“多数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家里干活,因为他没有回来,我就抱怨。但我还是支持他工作的,希望他好好的干。”

  2005年元旦,韩撒又病倒了,躺在家里两天没人知道,女儿也外出未归。邻居陈老六发现王顺友家已经两天没冒起炊烟,牛羊饿的嗷嗷乱叫,感到非常奇怪,走过来进屋一看,只见韩撒瞪着双眼,躺在床上,已经说不出话来。陈老六立刻赶了两个半小时的路跑到木里邮局求援,木里邮局领导立即把韩撒接到县医院。只是此时,人们无法通知王顺友,因为,他还在邮路上,离家还有三天的路程。

  对于惦念不忘的小家,王顺友总是心生愧疚,他心里非常明白是妻子一人在苦苦支撑这个家带大了两个孩子,为此总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按他自己的话说:扁担挑水两头搁,顾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然而,他认定的事情,认准的道理,就是九匹马也拉不回来,在几十年的邮路上,他心里惦念着小家,做的却一直是为了大家。

  在社会产生积极影响

  2000年6月,原凉山州邮政局办公室主任邵建洲用了7天时间,全程走了一趟查布朗至麦日乡这条往返312公里的马班邮路。回到西昌后,他以自己跟随邮递员走马班邮路的艰险经历,写出了《马班邮路》一文,文章以真实的纪实手法,写出了马班邮路工作的艰辛,从侧面反映了邮政所承担的普遍服务。此后该文先后被《人民邮电报》、《报刊文摘报》等报纸刊登或转载,也拉开了对马班邮路宣传的序幕。2000年到2004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华西都市报》、《北京晨报》、《北京晚报》、《工人日报》的记者先后对木里马班邮路进行采访报道。

  2002年12月,日本NHK电视台专程来到木里,对县城至倮波乡邮路进行跟踪拍摄。摄制组用4天的时间只走了80多公里,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只好返回木里,然后坐车转西昌、过冕宁,再经甘孜州九龙县到达倮波乡,这一圈,他们绕了六、七百公里才进行完邮路终点的拍摄工作。出发前,他们和王顺友打赌说:看谁先到达倮波乡。然而,令摄制组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坐车到达倮波乡时,王顺友已牵着那匹马等他们半天了。记者被王顺友征服了,他们伸出大拇指说,王顺友,好样的,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2004年9月11日,工人日报4版整版刊发了王顺友的事迹,中宣部在《新闻阅评》第610期以“马班邮路上的硬汉,振撼强烈的画刊,《工人日报》热情赞颂藏族邮工王顺友”(实为苗族)为题编发了点评。中宣部根据工人日报的报道,指定中央电视台及四川、凉山电视台对王顺友进行宣传,并在年底央视、四川、凉山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播出。

  2005年,新华社的《国内动态清样》第329期登载了田刚写的《四川凉山马班邮递员事迹感人》,分别得到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和四川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重要批示。当年5月中宣部组织《人民日报》、新华社、《经济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法制日报》《中国邮政报》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等国内100多家新闻媒体对王顺友进行采访,开始对王顺友的事迹进行重磅宣传。王顺友的名字一夜之间深深地刻在神州大地上,震撼着千千万万个灵魂!同年,他光荣当选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2007年《香巴拉信使》也以王顺友真实事迹为背景搬上荧屏。

  遥远的邮路,枯燥的工作,艰苦的环境,在他的乐观面前,在他那高亢的歌声面前,竟然显得是那样的平淡,那样的不起眼。反倒山里人的一支烟、一杯水能让王顺友在邮路上笑着回味好一阵子,一碗酒、一堆火、一声感谢能让他在荒山野地里做上一个好梦。王顺友就是这样一个人,永远那样的忙碌,永远那样的勤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不停歇地穿行在雪域高原、深山峡谷,并且是那样的不求索取、不图回报。王顺友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工作也并不复杂,可他用他的信念,他的执着,他的热情,在实践着一个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实践着父辈传下来的朴素信念。

  有人烟的地方就有邮递员的身影,没有人烟的地方也会留下邮递员的足迹——他朴实得像一块石头,一个人,一匹马,一段世界邮政史上的传奇。他过滩涉水,越岭翻山,用一个人的长征传邮万里,用几十年的跋涉飞雪传心。路的尽头还有路,山的那边还是山,近邻尚得百里远,世上最亲邮递员。这就是王顺友,一个马班邮路上的共产党员。

相关导读